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少年之殒与网友相约赴死谁来负责

来源: 时间:2018-10-25 18:27:30

少年之殒:与友相约赴死,谁来负责?

梵高、梦露、川端康成、三毛、顾城、海子、张国荣……每个名字都代表着一个领域的繁华,但其生命的陨落也充满着悲剧性壮烈:皆为自杀。时过境迁,自杀人群不减反增,且形式越来越多样化。近日,郑州出租屋内发现三青少年遗体,疑和友相约赴死。

12月16日,家住浙江台州的小豪(化名)告诉父母,自己要到吧玩,晚上住在同学家。见儿子只拿了50元钱出门,小豪的父母并未在意。但就在小豪离家后的第二天,小豪的父亲袁先生突然接到儿子同学的称,看到小豪个性签名突然更新成了以两种外语书写的“死亡倒计时”字样。袁先生慌忙拨打儿子的,无人接听,遂报警。经警方调查,小豪已乘车于17日到达河南郑州。袁先生马上赶到郑州,但寻找无果。随后袁先生从郑州警方监支队获悉,小豪的聊号曾于17日凌晨在郑州市丰产路与文化路交叉口附近的一处吧登录过。至此,小豪的消息彻底中断了。

之后,小豪的家人发现小豪曾加入一个群,群内的友们都在讨论“如何自杀才能将痛苦减至最低”等极其消极的话题,甚至有友还明确发出“死亡邀约”。想到小豪此前曾患有轻度抑郁症,袁先生向警方表达了要尽快找到儿子的诉求。民警随即走访排查,最终锁定了郑州市高皇寨的一间出租屋。不幸的是,当25日房门打开时,屋内三人早已没了气息。当时房门紧闭,房内有烧尽的炭盆和安眠药。除小豪外,另两人分别为1993年出生的周口籍男子张某某和1975年出生的三门峡籍女子刘某某。三人留有遗书,遗书是17日晚上10点留下的。据知情人透露,张某某早年父母离异,父亲再娶,母亲再嫁,由亲属抚养;刘某某给父母、丈夫和年仅8岁的女儿分别留下3份遗书,自杀的原因是“自己投资失败和身患绝症”;17岁少年小豪在遗书中称自己“心里的阴暗面无法战胜”……三人此前并无交集,是在络偶遇后相约赴死的,两人生前都曾与小豪联系过。

相约自杀的法律后果

相约自杀,是指二人以上相互约定自愿共同自杀的行为。自杀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所以现实中经常存在寻找自杀“同盟军”,相互打气,相约自杀。特别是鉴于互联开放多元的属性,一些民在群中表露自杀倾向、传授方法、相约自杀的事件时有发生。因为在相约自杀中所起的作用不同或者结果不同,导致法律关系也有所不同,继而需要承担不同的法律后果。

(一)双方都死亡,自然不存在刑事问题。

(二)明知对方想自杀,而提供毒药、刀具,但没有直接实施杀人。

重庆开县一八旬老太曾某长期瘫痪在床,痛苦万分,又不想拖累家人,只求一死了之。曾某多次请求隔壁的七旬老翁宋某帮忙购买毒药,均被宋某拒绝。这一次,宋某终被曾某的苦苦央求所打动,按照对方的要求购买了5颗俗称“豌豆药”的农药。曾某自行服毒后,经抢救无效身亡。法院判决宋某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在他人自杀过程中提供工具,即意味着在“在结束他人生命的过程中有积极的行动”,是造成他人死亡的原因之一。一切故意非法使他人的生命陷入危险状态或者造成死亡的行为都是故意杀人行为,为他人自杀提供工具,帮助他人自杀,构成故意杀人罪。但是考虑到在帮助自杀过程中,自杀者的行为往往起决定作用,因此,应根据案情从宽处罚。

(三)一方应另一方要求,将另一方杀死后,放弃自杀念头或者自杀未遂。

小秋和段晓宇(均为化名),是北京科技大学两名女生,在交往中产生厌世情绪。2010年1月2日凌晨在一家酒店中,两人相约由段晓宇杀死小秋,段晓宇再自杀。段杀人后未自杀,而是选择报警自首。北京一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段晓宇无期徒刑。

法律不允许帮人“解脱”,即便是处于“好心”帮忙,只要实施了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就构成刑法意义上的故意杀人罪。这种行为本质上属于“受托杀人”。受托杀人,也称为“得承诺杀人”,是指受已有自杀意图者的嘱托而直接将他人杀死的行为,从广义上讲,这也是帮助杀人行为,但与帮助自杀明显不同的是行为人是直接实施杀人行为,而不是对嘱托者本人的自杀行为给予帮助。这种受嘱托杀人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但由于是应已有自杀意图者所求,在处罚时可考虑从轻。

(四)如果两人约定一起各自实施自杀行为,一方中途放弃或自杀未遂后,尚有阻止、挽救对方的能力,却见死不救。

刘某雄与妻子刘某感情不和而相约共同服毒自杀。但刘某雄突然反悔不愿自杀,只服了少量的农药。妻子刘某服食农药后,当即中毒昏迷。刘某雄害怕担负,不但没有迅速将妻子送往医院抢救,反而将妻子抛弃在路边的一条山沟里,以致妻子未能得到及时抢救而毒发死亡。法院审理后,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刘某雄无期徒刑。

共谋自杀的行为,在相约自杀的过程中,没有强制或者诱骗的因素的,不具备故意杀人罪之特征,就不应定故意杀人罪,也不予追究刑事。但基于他们的相约自杀的先行行为而对放弃自杀的人自然产生救助的特定义务,如果放弃自杀的人尚有阻止、挽救对方的能力,却见死不救,则构成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

不作为故意杀人罪是一种特殊的犯罪行为,一般是指行为人负有作为的义务而不履行义务,以不作为形式实施侵害他人生命权力的犯罪。与一般故意杀人罪不同的是,构成该犯罪必须具备以下三个要素:一是行为人负有阻止他人死亡或救助他人的作为义务(如事前都有自杀的决心和约定等);二是行为人有履行义务的可能性(如未死者已昏迷就无此义务);第三,不履行义务,与他人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当然,如果已实施自杀行为的人当即死亡,或即使救治也无法防止死亡结果发生的,存活一方不构成犯罪。

需要注意的是,他人没有想死的念头,有人以相约自杀为名义通过引诱、教唆、激将法等达到让对方死亡的目的,引诱教唆者不管是否亲自动手,都构成故意杀人。但是死者生前没有自杀的想法,与自己死前有了自杀想法,诱骗教唆只是刺激、怂恿、加速了其自杀,这两者在量刑上应有区别。

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处处充满了生机、美和喜悦,有不完美,但我们仍然可以疗愈自己。据统计,中国每年至少有25万人自杀,200万人自杀未遂。对于身边有自杀倾向的人,我们需要抱以最大的关怀,让他们感受世界之美,不要让悲剧不断上演。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