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拆迁安置

司机撞死男童后家中坠亡家属疑被推下楼

来源: 时间:2019-02-05 00:27:31

司机撞死男童后家中坠亡 家属疑“被推下楼”

撞死男童协商赔偿 司机家中坠亡 家属怀疑“被推下楼”,警方排除他杀不予立案,死者妻母遭索赔30万

司机家属4大质疑

孩子的父亲朱某某扬言要报复,我们怀疑弟弟是被人故意推下楼的,而且早有预谋。

当时,朱某某家有10多个人和弟弟在一起,难道弟弟跳楼他们不会阻止一下?

弟弟坠楼后,与孩子家属同来的七八个年轻小伙子为何急匆匆离开?

警方检验尸体时,弟弟的外衣左袖和右腋下有被撕破的痕迹,我们怀疑弟弟在跳楼前遭受过伤害,被对方殴打和拉扯过。

两岁男孩珠珠(化名),跟爷爷奶奶出去玩耍,未曾想在路上惨剧发生了。5月13日下午6时左右,荀小康驾驶一辆小货车从富源县城驶向中安镇羊尾哨村,在经过中安监狱水洞住宿区时,刚好撞上了小珠珠,导致孩子经抢救无效死亡。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在协商赔偿事宜过程中,荀小康却在自家二楼顶上坠楼身亡。由于男孩的父亲在当地派出所当警察,加之死者坠楼时,孩子的多名家人在现场,对于荀小康的突然死亡,家人觉得疑点重重,甚至怀疑其是被人故意推下楼的。对此,当地警方调查后,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目前,孩子的家人已将肇事司机的妻子和母亲告上法庭,索赔30余万。

A家属

怀疑死者是被人故意推下楼

死者的哥哥荀先生告诉,荀小康今年28岁,已经有6年的驾龄,平时性格比较开朗。5月13日下午6时左右,荀小康驾驶着自己的小货车从富源县城驶向中安镇羊尾哨村,在经过中安监狱水洞住宿区时,突然从公路边跑出一个小男孩,一下子就撞在了货车的保险杠上,被车子的前轮压着,孩子当时受伤很严重。“孩子的家人当场就打了弟弟几个拳头,弟弟没有计较,并和其家人一起将孩子送往富源县人民医院抢救,随后又转到曲靖医院,但男孩终因抢救无效死亡。凌晨三四点,孩子的遗体被送到了富源县人民医院太平间,而弟弟则到富源县交警大队接受调查。”

不一会儿,孩子的父亲朱某某来到了医院,他身后跟着几名警察。荀先生和家人这才得知,孩子的父亲也是一名警察,就在当地派出所工作。第二天,弟弟就和男孩的家人到县交警大队进行第一次调解,但调解无果。

“孩子的父亲朱某某扬言要报复,要搞得我们家破人亡。我们怀疑弟弟是被人故意推下楼的,而且是早有预谋,幕后指使者就是孩子的警察父亲!”荀先生说,5月16日上午,他给弟弟打询问情况时,弟弟就多次告诉他不要来交警大队,害怕家属报复。他当时还认为,一个可爱的孩子突然间没了,家属说说气话可以理解。当天,双方再次来到县交警大队调解,对方要求赔偿500万元,弟弟表示自己无力也不可能承担,双方发生了拉扯,其家属还殴打弟弟。随后,对方好几个人强行拉着弟弟往外走,母亲看到情况不对,赶紧追了出去,但没有追上,只看见他们把弟弟拉上了一辆微型车后走了。母亲立刻打通一亲戚的,让其赶紧去家中看看。可等亲戚赶到弟弟家时,弟弟已经趴在地上,口鼻流血不止。“弟弟是绝对不会跳楼自杀的。当时,朱某某家有10多个人和弟弟在一起,难道弟弟跳楼他们不会阻止一下?”

B亲戚

远远看见死者和对方有拉扯的动作

一村民告诉,当天上午10时左右,村里来了两辆面包车,从车上下来了10多人,两位老人走在前面,而荀小康被这些人围在中间。由于村里有人办喜事,他们以为这些人是来做客的,并未在意。直到荀小康坠楼,亲属和村民立即向当地派出所报警。

亲戚李某说,她放下死者母亲的后,立即往荀小康家赶。刚出门就看见荀小康站在房顶上,有一个穿红毛衣的女子也站在楼顶上,好像还有吵闹和拉扯的动作,由于距离较远,看得不是很清楚。过了10多分钟,她刚走到荀小康家围墙外时,就听见“咚”的一声闷响,一进大门,把她吓呆了,“荀小康头脸朝下趴在水泥地板上,口鼻里鲜血直淌,已经没有呼吸了。”这时,一些人也从楼上下来,其中有七八个小伙,这群人从荀小康家前面的空地上急匆匆离开了。村民们听到出事后,纷纷赶了过来,将朱某某的妻子、父亲、岳父岳母等人堵住不让走。

荀先生介绍,在警方检验尸体时,他看到弟弟的外衣左袖和右腋下有被撕破的痕迹,弟弟的脸上全是血,衣服脏兮兮的,脚上没有穿袜子。“他们10多个人,而弟弟只有一个人,我们怀疑弟弟在跳楼前遭受过伤害,肯定被对方殴打和拉扯过。”

荀先生说,车祸发生后,按照交警大队提出的要求,弟弟赔偿33万多元,弟弟也同意赔偿。“我们并没有抱怨,而是积极地筹钱。弟弟还考虑将车子卖掉,向亲友们再借点,很快就会凑到30万元赔给受害人家属。不料,弟弟却不明不白地坠楼了。”

C男童父亲

多次调解,对方一直称家中穷无钱赔

男孩的父亲朱某某告诉,自己在当地派出所当警察,由于身份比较特殊,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出面处理此事。两岁的儿子是全家人的宝贝,没想到眨眼间就被荀小康开的货车撞死了,全家人根本无法接受。“让人寒心的就是,事情发生四五天了,荀小康的家人连看都没有过来看一眼,这让他们很难接受。”

朱某某称,车祸发生后,交警大队作出了处理结果,由荀小康承担主要,他们承担次要,由荀小康赔偿33.8万元。当时荀小康也同意赔偿,并且答应先赔偿5万元,其余的钱在短时间内筹齐。“可一些人却在背后出主意,说孩子家是吃皇粮的人,是有钱人,之后,荀小康和家人就开始耍赖,调解过很多次,他就不想赔钱,一直说自己家中贫穷,无钱赔。”朱某某说,5月16日那天,自己在派出所上班,是老婆和家中老人赶到交警大队调解,由于荀小康仍然表示没有钱赔,调解无果,双方又到荀小康的家中调解。“没想到荀小康出事了,至于具体原因,我就不清楚了,只有去找公安部门了解。”

“威胁是不存在的,我当时的心情非常地沉痛和气愤,是说了几句过激的话。荀小康的死亡完全就是跳楼自杀,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朱某某最后表示,由于肇事司机已经死亡,对方再也不愿意赔偿了,5月底,他们已将荀小康的妻子和母亲告上法庭,索赔30余万元,富源县法院已经受理了此案。

D县委

无证据证明死者与孩子家属有肢体冲突

富源县委宣传部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起先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没想到在调解过程中,司机也坠楼死亡,使案件显得比较复杂了,加之受害者家属还涉及到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所以县委县政府也高度重视,抽调了市县公安部门的技术人员,对此事展开调查。

经调查得知,5月13日,荀小康驾驶货车行驶至富源县中安监狱水洞住宿区小桥旁,碰撞并轧伤了2岁男孩小珠珠,孩子被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事故发生后,富源县公安局立即指令交警大队民警赶赴现场处理。5月13日至16日,县交警大队开展调查取证及车检、尸检等工作。16日,荀小康与孩子家属就赔偿事宜自行协商未果,孩子母亲等人及荀小康到荀家继续协商,期间,荀小康从其居住的房屋二楼屋顶坠楼死亡。

经公安机关的调查走访及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等工作获取的证据证明,荀小康到自家住房二层楼顶时,没有证据证明他与孩子家属发生肢体冲突。荀小康坠楼时,仅有孩子的外公、外婆、爷爷、母亲4人在场,其余9人陆续到达荀小康家时,荀小康已坠楼。对一起前往荀家的孩子亲属,公安机关均进行了询问调查。经法医初步尸检确定:荀小康系高坠致颅脑损伤并心脏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公安部门排除他杀,依法作出了不予立案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