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郑州钉子户撞死多名拆迁人员700多村民签

来源: 时间:2018-09-23 19:07:37

郑州钉子户撞死多名拆迁人员 700多村民签名求情

瞭望东方周刊9月15道 6月1日,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南刘庄村发生“拆迁命案”,村民刘大孬驾驶货车撞向拆迁工作人员,造成多人死伤。事发后,《瞭望东方周刊》对此事展开调查,并以《要命的拆迁》为题进行了报道。

《瞭望东方周刊》调查发现,刘大孬开车撞人,虽系一时冲动的“个人”行为,却有举村抗拆的“民怨”背景。

如今,事发已经3个月了,南刘庄拆迁进展如何?刘大孬撞人案办理得怎样?8月底,《瞭望东方周刊》再赴郑州,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跟踪调查。

拆迁陷入停滞

8月28日,本刊再次来到南刘庄村。依然是空楼林立,依然是垃圾遍地,只不过,街上的人似乎比上次明显多了。

“好多村民都搬回村子住了。”村民李敬业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事发两个多月来,南刘庄拆迁处于停滞状态,村民与政府沟通无果,部分村民陆续搬回了村子。

本刊在村里看到,多所村民的宅院已经住人,由于门窗已经拆除,他们就用木板临时挡着,房内放着桌床、灶具等简单的生活用品。

刘大孬家的房子也没有空置,一楼西侧门面房内堆放着回收的破旧门板,东侧放着床被,窗口被木板挡着。

邻居告诉本刊,刘大孬的儿子、儿媳也回来住了,他们一般晚上回来,一楼房间借给别人用了。

村民们说,包括原来留守的村民,目前搬回来住的有七八十户,他们也没有把家具全搬回来,只是回家临时住着,有的是看护宅院防止被拆,有的是方便孩子上学,“学校就在村旁,回来住孩子吃饭方便。”

村民反映,事发至今近三个月来,政府并没有积极召集村民协商相关问题,每次都是村民主动去找政府询问,“这样拖着不解决,对村民不利,对宇通公司的项目也没好处。”

村民告诉本刊,刘大孬撞人事件发生不久,村里曾经来过一些干部,他们一人包十户,安抚村民情绪,征求村民意见。

村民提了相关意见,但没有下文。村民曾三次找到十八里河镇政府,要求答复村民提出的意见,均无果而终。

最近的一次是8月27日,村民来到十八里河镇政府三楼会议室,见到了当时在现场指挥拆迁的十八里河镇党委副书记陈慧军。

村民问陈慧军,南刘庄拆迁合法不合法?陈慧军回答“合法”。村民要求陈慧军出示“合法手续”,陈慧军一言不发,始终没有出示。

8月30日下午,本刊来到十八里河镇政府,欲对村民的说法进行核实。该镇党政办公室一位姓刘的工作人员告诉本刊,陈慧军换号了,联系不上。

“警告:拆迁机械进村,车毁人亡”

事发以后,南刘庄拆迁暂时停了下来,不过,村民何时得到合理补偿?安置地点究竟在哪里?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没有人告诉我们。”

关于补偿标准,十八里河镇政府官员曾经告诉村民“南刘庄是周围村子里最高的”,但村民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关于安置地点,镇里一直坚持是在“郑州齐晖摩配物流港所在区域”,并且强调“物流港不搬,南刘庄不拆”,可是,物流港至今尚未搬走,镇里已开始极力鼓动村民自行拆除房屋。

“估计是骗我们的。”村民担心,因为有传言称,南刘庄村民的安置地点并不在齐晖摩配物流港那里,而是在8公里外的小刘村。其间,有村民就此向有关领导求证,结果被训斥一番:“小刘咋了?那里也是好地方!”

不仅如此,村民们还发现了新的问题。

齐晖摩配物流港占用的有十里铺村的土地,如果南刘庄村民安置地点在那里,就需要跟十里铺村换地。可是,虽然仅仅一路之隔,两村的地价却相差甚远,南刘庄要拿三亩地才能换十里铺一亩地。

在南刘庄村,关于外来户口的福利政策也变化不定,当时规定是4月31日截止,之后迁过来的户口都不享受村民待遇,后来又把截止日期改为5月24日,在公布的名单中,名字都被盖着,“背后肯定有不正当交易。”

一周前,村里曾召集村民代表开会,村民代表提出解决刘大孬问题、核查村委账目、查清外来户口等8个问题,结果“一个也没解决”。

村里只是鼓励村民签名、按指印,让村民同意拆房,“一人奖50元”,可是,除了二组部分村民签名外,其他村民代表拒绝签名。

本刊调查发现,由于政府与村民之间缺乏沟通,南刘庄村民抗拆情绪依然严重,在村子各个进口,均拉着一条红色的条幅,上面写着:“警告:拆迁机械进村,车毁人亡!!!”

李敬业说,尽管政府没有与村民积极协商,相关问题悬而未解,但他们似乎又在准备拆房了,“今天早上他们还来人看路,被我们骂走了。”

宇通公司拒绝出示“合法手续”

由于南刘庄拆迁是因郑州宇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郑州宇通集团)“宇通汽车产业园”占地引发,村民们对于郑州宇通集团的合法手续也因此尤为关注。

本刊调查发现,涉及南刘庄拆迁的实际上是两个项目:宇通工业园项目和宇通集团2万台客车产能提升项目。

2010年7月15日公布的《管城回族区跨越式发展暨“一二三四五”发展战略省市重点项目进度统计表》显示,“宇通工业园项目”是郑州市跨越式发展重点项目,计划总投资35亿元,新建20000台客车和零部件配套生产基地。主要项目包括:新建五条整车生产线、冲压车间、CKD工厂;零部件研发中心、生产基地;物流中心及配套公共基础设施。2011年销售收入将超过200亿元。

而“宇通集团2万台客车产能提升项目”是郑州市跨越式发展重点项目,总投资51.9亿元,年产20000辆客车生产线。

来自郑州市城乡规划局站的信息显示,“郑州市宇通集团5万台客车产能提升项目”总用地面积279.55公顷(合4193.25亩),用地位置是在“南三环以南、花寨路以东、京广铁路及老107国道以西”。

而此处,与郑州宇通集团此前规划的“新增两万台产能项目”为同一用地位置。这里不仅包括南刘庄,还包括小王庄等其他村庄的大面积地块。

对于两个项目的总体进度,“统计表”显示:已完成南刘庄村附属丈量工作,群众搬家302户,剩余18户,兑付补偿款证内181户,证外53户,兑付资金6744万元。

这么大的占地面积,又是省市的重点工程,理应拥有完备、合法的用地审批手续。可是,村民却至今也没看到这些手续。

南刘庄村民、一直在上关注南刘庄拆迁的民“仙草姐姐”告诉《瞭望东方周刊》,8月20日,村民到十八里河镇政府交涉,要求政府出示宇通汽车产业园占地、拆迁的合法手续,副书记陈慧军回答:“我还看不到呢,你会看到?”

关于“宇通汽车产业园”占地手续问题,《瞭望东方周刊》对郑州宇通集团进行了采访。

经过事先联系,发送采访提纲,9月1日上午,郑州宇通集团品牌管理部工作人员张迎铎(音)告诉本刊,他跟领导沟通过了,公司领导在外地出差,“因为我们企业本身并没有参与到这个事情(拆迁)当中,所以我们不能提供任何东西。”

“宇通汽车产业园”有没有合法的占地手续?张迎铎表示他不了解,他那里也没有相关资料,他没有办法回答本刊采访提纲中提到的相关问题。

村民们认为,作为一家名列“中国最大500家企业集团”的大企业,郑州宇通集团应该坦诚面对媒体,勇担相关社会。

前不久,郑州宇通集团刚刚向河南省直文艺院团和省文联共捐赠3000万元人民币和8辆宇通客车,用于支持河南省文化事业的发展,此举备受各界好评。

700多村民签名为刘大孬保命

在南刘庄村民们看来,刘大孬开车撞向拆迁人员,是保卫村庄的“义举”,“要没有刘大孬这一撞,南刘庄早变成废墟了。”

事发至今,刘大孬的情况,尤其令南刘庄村民担虑。

村民说,在事发后找政府的过程中,他们多次提到刘大孬问题,要求获知刘大孬的近况和案件办理进展,领导都没有回答。

刘大孬的邻居李敬业告诉本刊,刘大孬的妻子韩二妞精神原本就不太正常,5月份搬到大王庄以后,在租住地一直睡不着觉,每天白天必须回到南刘庄的家中才能睡着。于是,刘大孬每天早上开车把妻子送回南刘庄,晚上又接到租住地。

6月1日早上,刘大孬送回妻子准备离村,结果村东口道路被堵,他经过村南口时,与拆迁人员遭遇被打,结果就发生了撞人事件。

刘大孬出事后,韩二妞受到刺激精神更加不稳定,居无定所,有时住在女儿家,有时住在妹妹家,没有回来过。

刘大孬的儿媳刘香凤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丈夫刘太江去看守所找过刘大孬,但他们不让见。

民“仙草姐姐”向本刊证实,南刘庄村民目前正在联名签署一份《请命书》,目的是保住刘大孬的命,“他是为了村民的利益才走到这一步的”,目前已经签了700多人。

刘大孬案的办理情况如何?目前到了哪个阶段?本刊先后联系管城公安分局、管城区检察院、管城区法院、郑州市公安局及管城区委宣传部,均没得到确切消息。

9月1日上午,郑州市检察院公诉一处工作人员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刘大孬案已经到了审查起诉阶段,“8月21日刚到我们这里。”

令人费解的官方态度

7月份,《瞭望东方周刊》关于南刘庄事件的报道《要命的拆迁》刊发以后,备受各界广泛关注。

8月4日,《南方周末》刊发评论《政府通稿要真诚对待》,对本刊报道予以肯定,对当地政府通稿“不靠谱”现象进行了批评。

不过,本刊在郑州回访期间,还是受到当地官方的冷遇。

在一个星期的采访期间,本刊联系了10个部门,除了个别部门确无消息提供之外,其他相关部门几乎没有一个能直接出面接受采访。不是推脱“领导不在”,就是建议本刊“到宣传部去”,甚至有的不接、拒绝联系。

在十八里河镇政府,一位姓刘的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请示领导后告诉本刊,他们领导都不在,他也不能告知领导的联系方式。

8月30日下午,本刊联系管城区委宣传部科长康昊增,康昊增要求发采访提纲给他。但等本刊第二天早上把包含有“涉及南刘庄的占地、拆迁合法手续,当地政府对事件的调查、反思和问责情况”等内容的采访提纲发给康昊增后,康昊增却不接,短信不回,从此没了消息。

截至本刊发稿,本刊不仅没有收到康昊增此前所说的“调查结果”,也没收到本次采访的“相关回复”。

民“仙草姐姐”向《瞭望东方周刊》透露,6月份,在刘大孬撞人事件发生不久,因为自己连续在上发帖,曾经有政府的人来村里找过她,“村民都没把我说出来。”

回顾:郑州一村民为阻止拆迁开车撞人致4死11伤

6月1日上午,河南郑州管城区一村民为阻止施工人员拆迁,驾驶车辆冲向工作人员当场撞伤10余人。随后该车再次冲向围观的村民,当场撞伤数人后弃车逃跑。据统计,伤亡共15人,其中已有4人经抢救无效死亡。经调查,肇事者为南刘庄村民刘大孬,警方正在对其实施抓捕。

河南村民阻拆迁撞死4人 撞人前疑遭殴打

6月1日,河南郑州一男子驾货车冲撞人群致4人死亡11人伤,当地村民称其开车撞人是因拆迁补偿费用问题引发,并称该男子因阻拦拆迁人员进入村庄遭到殴打,被撞死者都是工作人员,没有村民。

村民撞死3名拆迁人员 称通告仅盖临时机构印章

6月1日上午,在郑州南刘庄村拆迁现场,60岁的村民刘大孬驾驶货车撞向拆迁工作人员,当场造成3人死亡16人受伤。当地政府发布的消息称,刘驾车“冲向围观的村民”,造成其堂弟当场死亡。而村民向反映,拆迁通告仅盖临时机构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