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特许人提供格式条款法院作出了不利于特许人

来源: 时间:2019-01-30 22:53:35

特许人提供格式条款 法院作出了不利于特许人的解释

案情介绍:

原告石共孝、姚跃辉诉称,原、被告双方于2008年4月15、24日分别签订《协议》和《连锁经营合同》约定由被告为原告提供品牌、商标、技术、管理经验及足够保健人员,原告提供连锁店面并支付费用,在河南省许昌市魏都区开办重庆家富富侨许昌连锁经营店。合同中规定,原告须就合作一次性向被告支付五年员工培训费、差旅费、商标、商号使用费等共计人民币700000元;为保证原告利益,被告承诺在许昌经营店开店5年内,在许昌辖区范围内,除原告申请开设外,被告不得开设第二家连锁店或允许第三人使用被告商标、商号。

如有违约须退还原告交给被告全部费用并赔偿原告经营收入减少部分损失。2009年,原告发现被告在禹州市开办了连锁经营店,而禹州市为许昌市下辖县级市,属于合同中竞业限制的管辖范围。被告违反合同约定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营业收入减少损失,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请求判令被告返还加盟费人民币700000元;判令被告承担本案律师费用61000元;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在庭审时,原告将诉讼请求变更(增加)为:一、判令被告停止违约行为并关闭禹州富侨足浴中心,二、判令被告返还加盟费756753.5元(700000元是合同约定的,56753.5元是为了加盟被告而支出的其它费用,三、判令支付维权费用,共计70152元,四、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家富公司辩称,1、原告增加诉讼请求,在案件开庭前,原告有权变更,但无权增加。原告增加赔偿金额与原告诉状的请求无关,我们认为是增加诉讼请求,因此应驳回。2、本案在庭审之际才知道增加诉讼请求,我们无时间准备,应当给我们充分准备时间。对于事实部分,许昌辖区范围内,我们认为是魏都区行政区与辖区不是一个概念。3、被告对原告当庭变更请求答辩称:与法律规定的实体权利人行使诉权的要求不符,法院无法审理和判决。我们不了解原告诉求,我们的诉讼权利受到侵害。

知名特许经营律师崔师振点评:

格式条款是指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实践中,格式条款现象广泛地存在于特许经营合同之中。格式合同的特征概括下来一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合同条款的不可协商性。格式合同的使用人通常从自己的目的、利益角度出发,制定和使用格式合同,而作为合同的相对人,对格式合同的内容和具体条款并无协商和讨价还价的余地,从而排除了一般双务合同的平等协商过程,这是格式合同的最主要特征。

第二,合同条款由一方预先拟定。在格式合同中,条款的内容和形式都是由使用人预先确定和设置好的,并未与相对人进行平等的协商。对外要约时使用人已经将自己的合同意思表示格式化和固定化,不存在修改格式条款的可能性。

第三,合同双方地位的明显不平等性。在格式合同中,双方当事人的地位明显不平等。这种不平等既有双方缔结合同背景中经济实力与地位的差异(通常表现为一方为具有经济或信息、资源垄断地位),也有在订立合同中事实上的不平等,如条款由一方预先拟定,且不接受另一方的异议意思表达,格式条款合同的承诺方当事人只有“接受”或“不接受”的被动选择权。

《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对格式合同的条款理解不一致时,适用特殊解释规则。即当格式合同提供方和相对人对某一条款的理解发生争议时,首先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如果对格式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受诉的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应当采用不利于格式条款提供方当事人的含义。

本案中,特许双方对合同约定的“在许昌辖区范围内”的含义产生了不同的理解。被特许人石供孝认为双方在约定的“在许昌辖区范围内”指的是许昌市辖区的各县(市)区;而特许人重庆家富富侨保健按摩服务有限公司认为仅指许昌市魏都区。因该合同为特许人重庆家富富侨保健按摩服务有限公司单方制作的格式条款合同,对于双方的不同解释,应作出对制定格式条款合同一方不利的解释。因此,法院最终认定双方约定的“在许昌辖区范围内”应包括禹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