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厦门13岁男生命丧夏令营组织方称洗澡猝死

来源: 时间:2019-01-22 18:08:04

厦门13岁男生命丧夏令营 组织方称洗澡猝死

本想让13岁的儿子小柯去夏令营吃吃苦,受下教育,不想没几天就接到了噩耗——孩子不行了。7月31日,当父母赶到急诊室时,儿子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事件:男生参加夏令营死亡

小柯,同安人,是厦门第二外国语学校的一名初中生,过完暑假,就要升初二了。7月3日,他刚刚过完自己的13岁生日。

7月22日,小柯的父母让他参加了由天阶户外运动有限公司组织的“我是一个兵”夏令营活动。

7月31日晚6点02分,柯先生突然接到夏令营方面打来的称小孩快不行了,柯先生夫妻俩马上驱车赶往厦门市第一医院杏林分院。但等赶到急诊室时,眼前的情景瞬间击垮了小柯的父母。小柯的妈妈胡女士说:“我儿子躺在那里,手脚僵硬,耳朵、嘴巴泛黑,已经不行了。医生告诉我们,救护车送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不行了。”

“我儿子很健康的,刚读完初一,身高就有1米7,体重120多斤,平常都不怎么生病……”胡女士哭着对说,“怎么会这样,好好的孩子怎么就不行了?”

回忆:医生给开了便秘的药

昨天上午,在集美夏令营训练基地,见到公司法人张先生,他讲述了当时的情形:

早上9点多,小柯说肚子胀,而且连续两三天没有排便,他就带小柯到厦门中医院检查,医生说是便秘,还开了药。

中午,吃完医生开的药后,小柯就去排了便。2点多,小柯来找他,跟他说了情况,他就嘱咐小柯,下午不用上课,好好休息。

傍晚五六点钟,他给学生上完文化课,去找小柯。宿舍没人,卫生间没人,最后在洗澡间找到了小柯。小柯明显刚冲完凉,光着身子,坐在地板上。一问才知道,小柯手抽筋了,他马上帮忙按摩。不过,小柯的声音越来越小。他马上叫来一名教官,一起把小柯抬出洗澡间。快到广场时,小柯开始呕吐,脉搏也越来越弱。见小柯病得不轻,他马上拨打120,并让工作人员做心肺复苏。在去医院途中,他联系了小柯的父亲。

张先生说,其实夏令营方面是很关注孩子身体状况的,就连是否便秘都要登记。

质疑:管理沟通上存在不足

“刚来的几天,孩子一直都会写日记,但这几天,我在群里都没有看到孩子的照片、日记。”胡女士拿出了儿子生前的日记,小柯在其中写道:7月27日,“可是我中午吃不下半口饭……肚子又很痛”;7月29日,“今天上午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吐,我走了两三步就吐了出来……才知道我中暑了”。

“你们为什么早不通知我们?”胡女士问张先生。

张先生的解释是,当天上午带小柯检查回来后,他的同事在群里跟柯先生聊过。翻看了当时的聊天记录,上面有提及小柯去了医院,医生说是便秘,但并未提及小柯的其它情况。

胡女士告诉,这个夏令营是封闭式的,不允许学生带和亲人联系,家人只能从群获取孩子的近况。孩子出了状况,夏令营方面怎么能这样草率处理,连个都不打?

对于孩子出现意外,张先生坦承,公司在管理上、与家长沟通上,确实存在不足。现在,公司方面也想尽快把事情弄清楚。

目前,孩子的家属已向警方申请尸检。

在集美灌口,13岁的初中生柯志鹏——“天阶户外运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阶公司”)组织的夏令营学员,死在训练基地的浴室内。

事发后,天阶公司负责人称,柯志鹏之前出现中暑、便秘症状,他们就带孩子去医院看过,“孩子吃过药后,感觉好多了”。他们认为,“孩子是洗冷水澡猝死的”。

对此,死者的父亲柯先生认为,儿子身体一向健康,不了解为何会在夏令营突然死亡,“他是否受到了体罚?中暑后,他有没有及时得到治疗?出现危险情况时,有没有被及时抢救?”

目前,集美警方已介入调查,家属同意尸检找死因。

【死者家属】

到夏令营没几天儿子突然“没了”

柯志鹏是一名初一学生,身高1.7米,家住同安区。7月22日上午,柯先生送他到思明区鸿运大厦,进入天阶公司在集美灌口组织的“我是一个兵”军旅夏令营二期营。

柯先生说,他是一名退伍军人,平时就喜欢军旅生活。他希望通过军旅生活锻炼儿子,于是就花了2380元,给儿子报了名。根据天阶训练机构的相关规定,夏令营采取封闭式管理,家长不能和孩子见面,也不能联系。若家长想了解小孩的情况,可以加入群,孩子每天的活动,教练都会在群里发布,“晚上发照片,第二天中午发孩子的日记”。

柯先生回忆,7月28日、29日,他还看到儿子在日记中写到自己中暑了,“一边跑步,一边呕吐”。他问教练“是怎么回事”,教练只说儿子中暑了。然而,在随后的两天里,柯先生再也没有看到儿子的日记。

柯先生说,之前,他曾在群里看到,“孩子不写日记要受到惩罚”。他发现儿子有两天没写日记,因此推测儿子也受到了体罚。最后,他只好打给天阶公司。此时,天阶培训机构才告诉他,儿子中暑和便秘,已经看了医生,没事了。

前日傍晚6时,柯先生突然接到天阶培训机构负责人张先生的说,“你儿子快不行了,赶紧到医院来”。柯先生忙赶到厦门市第一医院杏林分院,当他看到儿子时,儿子已没有了生命迹象,而且全身发黑、手脚僵硬。他不明白,身体一向健康的儿子,为何会突然“没了”。

柯先生说,7月31日晚上9时许,他和家人再次登录训练营的群时,发现自己的号已被移出群。对此,柯先生提出疑问,儿子没有交日记,是否受到了体罚?他在中暑后有没有及时得到治疗?出现危险情况时,有没有被及时抢救?

【夏令营组织方】

他是洗澡猝死的不会逃避

据了解,天阶公司成立于2006年,“2011我是一个兵二期营”共招收了150名学员。昨日下午,在集美灌口镇一废弃的作训基地看到,许多家长在得知柯志鹏猝死的消息后,纷纷赶来接回自己的小孩。

在基地内看到,孩子们平时吃饭的食堂,是一处在游泳池边上简易搭盖的棚屋;洗澡的澡堂,则是在雨棚下拉几条水管。在宿舍前,一名小孩告诉,原来夏令营组织方承诺一间宿舍只住30人,没想到入住时却住了60人。至于夏令营是否存在“体罚”,小孩说,没有写日记是要罚做下蹲或俯卧撑的。

天阶公司负责人张先生称,7月30日晚,他了解到柯志鹏肚子发胀、便秘。前日上午10时,他还带着孩子到厦门中医院禾祥东门诊部就医。医生看完后说,柯志鹏是便秘,就开了一些药给带回去吃。随后,他也在群内跟柯先生“汇报”了柯志鹏的事,说已经看医生,没事了。柯志鹏吃药后,拉了两次大便。下午2时许,柯志鹏感觉好多了,但他仍让其继续在宿舍休息。下午下课后,他赶紧跑到宿舍去看望柯志鹏。不料,在浴室内,他发现正在洗冷水澡的柯志鹏倒在地板上,手脚抽筋。他赶紧叫来工作人员,把柯志鹏抬出浴室。

张先生说,他们一边现场抢救,一边拨打120。据厦门市第一医院杏林分院的医生称,柯志鹏在送到医院前十几分钟,就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对于柯志鹏的死因,张先生认为,“他是洗冷水澡猝死的”。

张先生说,公司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首先,公司对柯志鹏的死表示歉意,不管在此次事故中公司是否存在过失,都要承担,不会逃避。

专家说法

吃苦教育要提倡 但应注意“度”

集美大学政法学院的冯庆福副教授认为,夏令营对孩子是很有必要的,现在的小孩都是独生子女,夏令营不但能锻炼他们独立生活的能力,还能让他们懂得组织性和纪律性,使他们更顺利地适应现代生活。但是,这种“吃苦教育”也应有个度,应在孩子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进行。同时,从事“吃苦教育”的机构必须具有资质,“不是每个人都能搞教育的,吃苦教育如果不讲科学,对孩子来说不是拉练而是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