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经典案例

卓越杭州项目拿地七年几成烂尾疑是因股权纠

来源: 时间:2019-02-06 00:44:39

卓越杭州项目拿地七年几成烂尾 疑是因股权纠纷

在深圳地产界有着“写字楼专家”之称,江湖地位与潘石屹的SOHO中国齐名,人称“北SOHO,南卓越”的深圳卓越集团,进军杭州的首个商业地产项目就陷入了泥淖,几成“烂尾”。

《每日经济》调查获悉,卓越杭州项目是杭州市政府重点工程,属于杭州地标性建筑之一。项目所在地块2006年初即已出让,但直到2012年初才拿到施工许可证。项目所在工地虽有过短暂施工,但目前基本上还是空地一块。大股东卓越和另一股东因为股权之争产生的内耗,或是导致整个项目迟迟没有进展的原因。曾试图与卓越方面联系,但卓越方面回避了的采访。

曾被罚土地滞纳金4800余万

该地块位于杭州市滨江区滨康路和时代大道交汇处高架边,位于杭州主城区黄金地段。地块四周已经围起了围墙,打上了卓越集团的标语,项目名称为“恒兴第一国际广场”。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占地15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规划建成杭州第一家集酒店、写字楼、住宅于一体的摩天大楼,由两幢231米高、70层的超高层和一幢100多米高的五星级酒店组成,又名“卓越·时代广场”,建成后算得上是杭州的地标建筑。

《每日经济》在现场看到,工地上摆放着水泥罐和打桩机,但除了大门处的门卫外,整个工地不见人影,一片静悄悄的迹象。隔壁小学的保安告诉,自己是两年前应聘到学校的,那个时候就见到与学校操场一墙之隔的这个工地了,到现在还是老样子,偶尔看到过施工的迹象,但不久就停工了。“据说要造很高的房子,地基都要挖很深很深。”保安说。

从杭州市国土局滨江分局获悉,该块地早在2006年1月份就已经出让,由杭州一家名为恒兴置业的房地产公司拍得,合同约定是2007年1月27日开工,但由于出让时间较早,合同上并没有约定竣工时间,现在长时间停工,是否算闲置,不太好定性。又从杭州市滨江区规划建设局了解到,整个项目的施工许可证2012年1月19日才下发。

从拿地到最后开工,中间经历了6年的空窗期,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每日经济》从杭州市国土局查询到,当年2.1亿元的出让价成交后,合同约定是2006年2月7日缴清,但开发商违约了,最后除本金外,还被罚了“4877万多一点”的滞纳金,于2007年12月29日缴清,2010年3月25日全部进入国库。

股权之争导致项目瘫痪?

杭州市国土局滨江分局副局长傅伟告诉《每日经济》,卓越项目一直未建的原因很多,好像听说是股东之间有矛盾,一直没谈好,所以工期也申请过延期。

查询发现,杭州当地媒体也曾对卓越项目闲置进行过报道。当时据称是项目总经理的陈宇舟接受媒体采访称,最早是2006年初,杭州恒兴置业有限公司竞得了地块,因为公司单独开发三幢摩天大楼,资金上有点困难,于是寻找合伙人。2007年12月11日,卓越买下了恒兴置业70%的股权,正式进驻杭州,这还成为当年杭州楼市的一大。

媒体报道称,2008年楼市调控,卓越认为不是一个开发的好节点,也产生了卖掉项目的想法,于是整个工程进入休整期。2009年楼市行情有所好转,卓越打算收购恒兴置业剩余的30%股份,自己单独开发整个项目,但多次报价双方都谈不拢,卓越索性自己拉了一个团队搞开发。

2010年项目开始前期运作,到2011年底,卓越花1年多时间设计的方案获得政府审批通过。结果2012年国五条出台,项目在经历短暂施工后,同年夏天停工,卓越再次提出转卖项目的想法。

报道称,卓越提出的转让条件是,已投入资金按年收益率12%计算本息,上海绿地对此非常感兴趣,还进行了多次商谈。2012年年底,恒兴置业方面提出有优先收购权,要求以同样条件回购卓越的70%股份。于是,股东内部相互转让股权的商务谈判开始启动了,工程也就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随着时间推移,杭州楼市继续回暖。2013年2月杭州市滨江区20万平方米的商住地以16.02亿元成功拍卖,之后卓越对于回购价格加价,又开出其他附加条件,致使股权转让不欢而散。

卓越官不见项目任何信息

在杭州市政府办公厅于2013年3月13日下发的杭州市2013年重点建设项目名单(杭政办函〔2013〕34号)中,“卓越时代广场项目”位列第115项。但奇怪的是,在卓越集团的官上,找不到任何与项目有关的信息,甚至连“杭州”这个城市都找不到。

《每日经济》在卓越集团官上看到,在“企业简介”一栏介绍称,卓越集团已进入深圳、上海、北京、杭州等12大城市,土地储备近1000万平方米。但在“项目展示”一栏搜索发现,没有与“杭州”相关的任何信息。在项目站列表,“卓越·时代广场”点击进去是空白页,“卓越·时代广场二期”则是深圳的项目。

究竟是否是因为股权转让价格上的矛盾导致项目停工,还是有其他的因素?卓越集团及杭州恒兴置业有限公司对《每日经济》的多次采访请求均采取了回避姿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与卓越走得比较近的业内人士告诉,杭州项目落入现在的窘境,股权纠纷是一个重要原因,但各种矛盾错综复杂,谁都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傅伟和《每日经济》在谈起卓越项目时说,由于(项目)是滨江区最高建筑,政府部门也挺关注。傅伟说,杭州恒兴置业拿地后,本身实力就不够,所以连出让金都拖了那么久,最后被罚要缴纳滞纳金,后来找了卓越合作,滞纳金可能也是卓越出的,这都要算到成本里。还有业内人士分析,虽然地块闲置了7年,但实际上已经升值数倍,不论谁拿去,都不亏,因此谁都不愿轻易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