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父亲找通天关系帮儿子减刑被骗5万元

来源: 时间:2018-07-27 11:24:52

父亲找“通天”关系帮儿子减刑被骗5万元

为了帮儿子小恒提前出狱,老程一家人四处活动,希望能够找到“通天”的关系,使小恒减免牢狱之灾。2010年,“通天”的关系终于找到了,老程通过朋友认识了自称在检察院工作的杜某,还借来5万元钱交给杜某做“活动经费”。可等重审判决书下来后,老程傻眼了,儿子的十年刑罚一点没减不说,5万元“活动经费”也打了水漂,而检察院也表示根本没有杜某这个人。   A为帮儿子减刑,他找到“通天”关系人帮忙

2009年,18岁的小恒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为此,老程一家人伤心欲绝。老程说,儿子还年轻,他们不忍甩手不管,不能让他这十年青春困在监狱里。

“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帮他减刑。”靠种地为生的老程,一心要为儿子的案子上诉,他四处打听,托人找关系,希望案子在重审时,能减免一些刑罚。

2010年下半年,老程弟弟的好朋友王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王哥说他有个熟人很有本事,有把握能帮上忙。”王哥口中的这个熟人就是杜某,自称在检察院工作。

老程立即与杜某通了,在中将儿子的案子一说,杜某信誓旦旦地说,“这事情好办,你带着材料过来一趟吧。”

在王哥的陪同下,老程与杜某在合肥见了一面,“杜某说这个案子肯定能翻案,最多只会判4年。”但杜某也提出要找熟人送礼走关系,需要5万元“活动经费”,并表示只要花了钱,就肯定会把事情办好。

看到杜某如此胸有成竹,老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我马上回了老家,跟亲戚朋友借了5万元,全部交给了杜某。”2010年10月21日,收到钱的杜某还给老程写了张收条,还允诺说如果事情没办成,5万元钱会一分不少地退还给老程。

B儿子的刑没减,五万元“活动经费”也没了   自以为找到了“通天”关系的老程,一心等待着儿子减刑的好消息。

2011年1月,小恒重审判决书终于下来了,可这一纸判决却让老程傻眼了。判决书上,对于小恒的判决一点也没改变,儿子还是被判了十年有期徒刑。

“钱我都花了,可结果跟杜某跟我承诺的,完全不一样啊。”老程说,拿到判决书的当天,他就去找了杜某,想问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

可让老程没想到的是,杜某不认账了。“他现在根本就不承认我托他办事,更不承认收了我的钱。”虽然拿着杜某写的收条,也多次想讨回这5万元“活动经费”,但杜某不还钱。

对此,身为介绍人和担保人的王哥也感到很无奈。“我和杜某是在四年前通过朋友认识的,当时也是花钱托他办事。”王哥说,当年他托杜某给自己办的事情办成了,所以很相信杜某有“通天”的关系。“这次看到老程有事要找人,我才放心介绍做担保人的。”王哥表示根本没想到杜某会翻脸不认账。

C“通天”关系人承认收了钱,否认打过包票

5月12日上午,按照王哥提供的号码,联系上了杜某。

对于老程花钱托其为儿子减刑一事,杜某一开始坚称,“不要听他们胡扯,没有的事情。”

而当表示,老程手上拿着5万元收条时,杜某才表示,当初是王哥和老程主动找的自己,而他在了解了老程儿子的案情后,也只是表示帮他联系看看。

“我怎么可能打保票呢,他儿子犯的是故意伤害罪,都把人打死了,怎么可能减刑呢?”杜某说。

对于5万元“活动经费”,杜某表示,钱是老程主动拿给自己的,他让我帮他走关系用。

在与沟通过程中,杜某自称在检察院上班。

“我在检察院上班,对他这种案子很了解,是翻不了的,我也不可能知法犯法,实在是王哥托我办事,我不好推脱,才收了钱。你让他来找我,钱只是放在我这儿,根本就没动。”杜某如是说。

D检察院称查无此“关系人”,老程最终报警   5月12日中午,老程拨通了杜某的,要求其退还5万元钱,却再一次遭到了杜某的拒绝。

杜某到底是什么人?他又有什么关系能帮人减刑呢?5月12日下午,来到了杜某自称的所在检察院,准备采访杜某,但结果却令人大跌眼镜。

“我们这没有杜某这个人。”该检察院保卫处一名工作人员称。

对此,王哥也感到很意外,“四年前我认识杜某时,他说在这个地方工作,还给我看过他的工作证。”

而对于杜某在这个检察院具体干什么工作,王哥表示,在他与杜某的交往过程中,杜某也曾透露过。“好像是驾驶员,他说他是给检察长开车的,所以跟领导关系很好。”王哥说,也正因如此,才特别相信他。

“我们检察院的人,我都认识,驾驶员中也没有杜某这个人。”保卫处的工作人员表示,王哥和老程肯定是上当受骗了。

直到这时,老程才如梦初醒发觉被骗了。在的建议下,老程决定到派出所报警。